长沙信息网
提供长沙二手房产、旅游攻略等新闻!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正文

下河的两兄弟一起摸鱼

作者: 来源: 日期:2019/3/14 15:09:36 人气:0 标签:

便河就是护城河,从兴汉门那边流过来,从天主堂门前流过。到外湘春街附近,经过一座厕所,我们称为茅厕(si),就是几根架在便河上的木梁,在上边用木板搭出一间小房,分出男女两边。走上去摇摇晃晃,方便一次挺惊险的。便河过茅厕以后,就是古吊桥,到我们懂点事的时候,吊桥早就没了,用麻石铺成了路面,便河从下边流过。但是从缝隙里还能看到便河,尺把长(不算尾巴)的老鼠欢乐地跑来跑去。


街上有时候来一个卖老鼠药的人,他把一块脏兮兮的布摊在地上,那上边摆放着十来只巨大的老鼠,用《诗经》中的话来说,那叫硕鼠——当然都是死鼠,确切地说,是一些鼠皮,用糠或什么东西将它们充起来,整齐排列着,以向人展示他的老鼠药非常灵,无论多么大的老鼠都能闹死。但是鼠药贩子的老鼠比吊桥下的老鼠小多了,我们很看不起他的老鼠。


便河从外湘春街下经过后,再次成了明河,奔流向前,从挖港子流入湘江。便河及两岸地方,我们统称便河里。


便河水呈灰黑之色,味道不好闻,翻着怪色的浪花,欢腾前行。查资料可知,这条便河,是古代人们从现今南门外西湖桥那地方挖一条河,引湘江水,顺着城墙,经过南门外,天心阁下边,再转而向北,经过浏阳门外,小吴门外,再转而向西,从经武门,北门下流过,再入湘江。当时它不仅是护城河,而且能走船,船能运货到浏阳门和小吴门外。但我们儿时见到的便河,这一切功能都消失了,它成了一条城市排污的渠道。


便河两岸菜园,都是无主之地,高低错落,地块不大,因势开垦。种的多是苋菜、茄子、辣椒之类。多是两岸居民中勤快之人所种。因为种菜而挖了许多粪坑。春天里,莺飞草长之时,黄哄哄的油菜花布满两岸。其时臭水潺潺,油菜花一派酸香,交和着大粪气味,扑鼻而来。河边一片青绿,野花也开了,蜜蜂飞来,蝴蝶飞来,苍蝇也飞来,仔细看时,还是苍蝇更多些。一派大自然春天之景色,混和着这地方的脏与乱,地老天荒的样子,却是我们的乐园。


大约一九五八年左右,上级大力号召灭四害,四害就是苍蝇、老鼠、麻雀和蚊子。其中我们小学生,被赋予一项重任:打苍蝇。星期六下午开始放假,到星期一再上学,每人要交四十只以上的苍蝇。于是我手执蝇拍,带一只洋火盒子,里边放点石灰,将一根筷子切断一半,夹一根针在其前端,就出发往便河里去了。


我很喜欢去便河打苍蝇,打苍蝇是学校规定的,我妈妈不能阻止。有了这个理由,可以好好地玩,不做作业。


便河里的苍蝇们早已到达共产主义,它们各尽所能,各取所需,物质极大的丰富,没有三大差别,幸福地生活着,至少活得比长沙别的地方的苍蝇好——这里粪多,污水多,烂菜叶子多,阳光普照,又湿又暖,使得苍蝇们有极大的幸福感,交配时都能飞行,两只苍蝇叠在一起飞,一点都不累赘,灵活得要死。


苍蝇有若干种,有麻苍蝇,个儿较大,通体麻黑;有较小的苍蝇,身子灰黑,腹肚灰白,这是“饭蚊子”(《长沙方言辞典》里就这么写来着,并注明这个“蚊”字读如“闷”字);还有一种我们叫“青丹蚊子”,遍体是金属绿色,两个眼睛红红的,挺大,特别喜欢停在脏东西上面,用最前面带点毛的两肢,在嘴上搓抹,然后又在两只大眼睛上擦,擦到眼睛顶上时,脑袋还能偏过来,让前肢够得到。

    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